新一代抗凝药泰毕全(达比加群酯),向条条框框说不

新一代抗凝药泰毕全(达比加群酯)解决了人们长久以来服用抗凝药物所带了的很多的弊端。
房颤是成人最常见的心律失常之一:在整体人群中,大约有1%的人罹患房颤;而这一数字在80岁以上人群中可增至10%。虽然,大部分房颤患者可以正常生活和工作,甚至没有任何症状,但事实上,房颤会对人体产生一定危害,逐渐损害心脏功能,更严重的后果则是会引起脑中风。

遗憾的是,我国房颤患者进行抗凝治疗的比例很低,仅不到3%的房颤患者接受了维生素K拮抗剂类的抗凝药物(华法林)治疗,还有一部分患者使用疗效甚微的阿司匹林等抗血小板药物。传统抗凝药华法林被医生们称为最麻烦的药之一,这也是抗凝治疗遭冷遇的主要原因。然而,随着新一代抗凝药泰毕全(达比加群酯)的上市,长期以来房颤卒中抗凝治疗不足的现状有望得以突破。它克服了传统抗凝药物的诸多缺点,向诸多用药的条条框框说“不”,为房颤患者提供了安全、有效、便捷的新选择,是近50多年来心房颤动相关性卒中预防领域的重大飞跃。

传统抗凝药条条框框多,我国房颤患者抗凝治疗比例低
预防中风
是房颤治疗方案中的第一要务。心房颤动引起的脑中风后果非常严重,半数患者可能在一年内死亡。脑中风还可能导致大脑皮质受损,从而引起失语症、严重的肢体无力、意识不清并卧床不起等,严重残疾比例增加近50%。,

对于房颤患者来说,坚持抗凝治疗是预防和降低房颤相关中风发病率的关键,然而我国房颤患者接受抗凝治疗的比例低。我国房颤抗凝治疗开展不足的原因有多方面,有医患认知的误区,也有药物自身的问题:一是医患“谈出血而色变”,不能理性看待抗凝药物的出血风险;二是现有药物的局限性造成患者依从性不佳。

传统的口服抗凝药物华法林存在许多局限性,如起效慢,停药后,药物失效需要的时间长,不同的患者服药的剂量可能有很大差异且治疗效果无法预测,并且其抗凝作用易受多种食物和药物的影响,剂量少了就达不到预期效果,但如果剂量大了就容易造成出血,需要频繁监测凝血功能并及时调整药物剂量等等。

据美国健康日网站报道,加拿大麦吉尔大学肿瘤科博士劳伦特·阿祖莱及其团队研究了7万名患者的资料后发现,服用华法林抗凝治疗的患者,在最初的30天里,发生脑卒中的风险较不用药的患者增加70%,这无疑让本就对华法林风险担忧的患者更加惶恐不安。

新一代抗凝药泰毕全(达比加群酯),让抗凝落到实处
如果说50年来,患者和医生对于华法林的诸多“短板”无可奈何,那么近年来新一代抗凝药泰毕全(达比加群酯)的研发问世,将这些条条框框各个击破,在保证抗凝疗效的同时显着降低了出血风险。达比加群酯是首个获长期临床数据支持的新型口服抗凝药,它的问世是近50年来心房颤动相关性卒中防治领域的重大飞跃。

新一代抗凝药泰毕全(达比加群酯)是直接凝血酶抑制剂,可提供有效的、可预测的、稳定的抗凝效果。它起效较快,口服后2小时即可发挥最大抗凝作用,半衰期12-17小时,每日2次用药,无需常规抗凝监测;同时与食物和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少,为广大房颤患者提供了更为有效、安全、方便的治疗选择。

除了更为优越的疗效之外,新一代抗凝药泰毕全(达比加群酯)提供了150mg和110mg两种不同规格的剂型,可供患者灵活使用。其中达比加群酯150mg每日2次在预防卒中方面较华法林有显着优势,与控制良好的华法林相比,达比加群酯是目前唯一显着降低缺血性卒中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物,大出血发生风险与华法林相似。,与此同时,达比加群酯110mg每日2次在卒中和全身性栓塞的预防方面则不劣于华法林,而大出血发生风险显着低于华法林。

新一代抗凝药泰毕全(达比加群酯)目前已在全球100多个国家上市,已成为具有最丰富临床应用经验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物。达比加群酯预防卒中的同时,打破了传统抗凝药物的条条框框,使房颤患者的中风预防和治疗,从原来的“可以有”的临床尴尬,转变为“必须有”的状况,这也使得达比加群酯成为新型口服抗凝药物中的领头羊。

传统口服抗凝药易造成出血,治疗局限性大

房颤最大的危害在于其引起的脑中风。接受抗凝治疗、预防中风是房颤患者耽误不得的“日常功课”。可近半个多世纪来,房颤抗凝治疗的传统药物存在治疗窗窄、出血风险较高、需频繁监测凝血功能并调整剂量等不足,这使得很多房颤患者因为怕麻烦或者担心出血的不良反应而不按医生的要求来进行抗凝治疗。

房颤患者的中风发生率比无房颤者高出近5倍。,房颤引发的卒中给患者家庭也造成了沉重的经济负担。抗凝治疗是预防和降低房颤相关中风的关键,2/3的房颤相关性卒中是可以预防的。近半个世纪以来,即便是作为“金标准”而在临床中广泛使用的传统抗凝药维生素K拮抗剂(华法林),也因为其严重的应用局限性而让人“想说爱你不容易”。

首先,华法林治疗窗窄,剂量少了点就达不到预期效果,但如果剂量大了点就会增加出血,在使用时不管是患者还是医生都必须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其次,患者对药物的反应个体差异大,疗效不可预测,即便是同一个患者在不同时间剂量都不一样,因此患者要经常到医院抽血,通过监测国际标准化比值(INR)来调整药物剂量,操作起来非常麻烦;最后,华法林通过抑制维生素K发挥其抗凝作用,因此患者在服用华法林期间应限制富含维生素K食物的摄入,如酒精饮料、猕猴桃、生菜、奶酪、菠菜、韭菜、蛋黄和动物内脏等含维生素K丰富的食物会与之相冲,影响药效,因此,患者在服药期间必须严格遵循各种忌口规则。此外,华法林与一些常用药物如喹诺酮类、大环内酯类抗生素、降糖药如二甲双胍和降脂药如吉非罗齐等都会发生相互作用,从而影响抗凝作用。

常抽血调剂量、出血风险大、食物药物相冲多,就像设立了一道道关卡,让很多患者即便知道长期抗凝的重要性,却还是难以坚持用药,从而导致抗凝的有效率大打折扣,“抗凝金标准”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海市蜃楼”。

新型口服抗凝药上市,让抗凝治疗落到实处
新型口服抗凝药达比加群酯研究结果:
·达比加群酯150mg bid和110mg bid治疗组的卒中或全身性栓塞的年发生率分别为1.25%和 1.54%
·达比加群酯150mg bid和110mg bid治疗组的缺血性卒中的年发生率分别为1.03%和1.29%
·达比加群酯150mg bid和110mg bid治疗组的出血性卒中的年发生率分别为0.11%和0.13%
·达比加群酯150mg bid和110mg bid治疗组的大出血的年发生率分别为 3.34%和 2.76%
·安全性结果随时间变化保持一致,与之前的RE-LY研究结果相比,未观察到新的安全性问题
达比加群酯是研究时间最长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物,
所具有的有利的疗效和安全性特征已经获得包括欧洲药物管理局和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在内的药监当局所开展的安全性评估的支持。

对于还在为“是默默承受中风风险,还是忍受各种麻烦用华法林抗凝”而纠结的房颤患者们来说,新型口服抗凝药达比加群酯的诞生无疑是一道明亮的曙光。

达比加群酯是直接凝血酶抑制剂,是首个在中国获批用于预防非瓣膜性房颤患者的卒中和全身性栓塞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物。达比加群酯克服了传统抗凝药物华法林的诸多缺点,在用药安全性、抗凝可靠性、服用方便性等方面都得到了大量临床数据的确证。

全球大型心房颤动临床试验RE-LY?研究的一系列数据证明了达比加群酯预防卒中的效果及安全性:达比加群酯150mg每日2次口服与控制良好的华法林治疗相比预防中风疗效高出35%,安全性与华法林相当;达比加群酯110mg每日2次口服在预防中风方面与华法林同样有效,大出血的发生风险则显著低于华法林。

房颤患者服用达比加群酯来预防卒中不仅有效,而且治疗效果非常稳定,对房颤患者同时服用的其他大多数药物没有影响,对患者饮食也没严格要求,且无需常规进行凝血功能监测或剂量调整,3使房颤患者的抗凝治疗更方便、安全性更高。根据欧洲心脏病学会(ESC)公布的2012年房颤治疗指南,该药已被推荐进入临床抗凝治疗一线。

毋庸置疑,作为抗凝治疗领域50年来的新一代领导者,达比加群酯将为临床医生和患者在房颤卒中的预防中提供更好的选择,让房颤患者用最安全便捷的方法获得最佳的卒中预防效果。

达比加群酯缺血性治疗由于华法林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房颤治疗在实践中治疗率很低,卒中是房颤最为严重的并发症,对于房颤患者的卒中预防性治疗一直以来都困扰着临床医生。尽管谁都清楚抗凝治疗是房颤患者卒中预防的基石,但在我国房颤治疗的真实世界中其效果却大打折扣。而随着新型口服抗凝药达比加群酯带给我们越来越多的惊喜和证据,我国房颤卒中的预防性治疗新篇章已经拉开。

华法林使用率全球最低   
房颤抗凝现实很骨感
国人的房颤卒中预防差距究竟有多大?在2014年世界心脏病学大会学术年会上公布的GLORIA-AF登记研究的首批数据中可见一斑。此项全球性研究预计将在大约50个国家和地区的2200个研究中心纳入多达56,000名新诊断的伴有卒中风险的非瓣膜性房颤患者,本次公布的数据源于德国、西班牙、荷兰、克罗地亚、黎巴嫩、土耳其、阿联酋、中国和埃及9个国家的共1,063名伴有中度至高度卒中风险、新诊断为房颤的患者。结果相当不乐观:中国患者的华法林使用率最低,仅为20.3%,欧洲则最高,使用率达63.9%。此外,大多数中国患者(53.7%)接受了抗血小板治疗,这一数字在欧洲则为27.1%。而最新的治疗指南已明确推荐:卒中中高危的房颤患者应该接受华法林或无需频繁进行凝血监测的达比加群酯等新型口服抗凝药物治疗,而不是效果逊于上述药物的抗血小板药物治疗,如阿司匹林。

与欧美国家相比,在中国有更多房颤患者伴有潜在增高的卒中风险,原因就在于大量患者未接受治疗,或是较少使用有效的抗凝治疗药物。尽管华法林是临床证据最充分、使用最普遍的口服抗凝药物,但由于剂量个体差异大、药物-药物/食物相互作用常见,需频繁监测,加上医生和患者对华法林所致出血的过度担心,影响了其在国内临床的广泛应用,这就是为什么在上述研究中仅1/5的中国患者会用华法林,而这20.3%的华法林使用率也主要是来自国内的大型医院。

房颤患者的卒中发生率比无房颤者增加近5倍,房颤相关缺血性卒中的致死率几乎是无房颤卒中的2倍。但同时,房颤相关性卒中也是可以被预防的,服用抗凝药物能有效降低房颤患者死亡率。抗凝治疗对于这类患者的卒中预防是很关键的。华法林难堪此任,临床上亟需疗效可靠、安全性更优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物。

而目前达比加群酯(150mg)是全球范围内和华法林相比唯一显着降低缺血性卒中风险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物4,是全世界第一个上市、唯一具有超过6年长期数据、临床使用经验最丰富的新型口服抗凝药,其临床应用经验已经超过三百万患者-年,也是目前我国唯一有房颤适应症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由此得到了国内外诸多指南的推荐,在预防非瓣膜性房颤患者卒中方面有望取代华法林地位。

治疗新策略终于让理想丰满起来
正因为如此,中国数百万房颤患者的抗凝治疗策略正在悄然变化,达比加群酯成为了最有希望代替华法林的治疗选择。2014年10月,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在《循环》杂志上发表了对134,000例房颤患者的医疗保险数据的分析结果,这些新诊断的房颤患者接受达比加群酯或华法林治疗。其结论为:对于老年非瓣膜性房颤患者,与华法林相比,达比加群酯的治疗显着降低缺血性脑卒中和颅内出血风险,并有显着的生存获益,但同时发现胃肠道大出血风险会有所增加。FDA此项来源于真实世界的研究证据确认了这一抗凝新策略的地位,也再次确认了使达比加群酯在全球百余国家获得用于房颤患者预防脑卒中上市许可的RE-LY研究的发现。

分析的详细结果显示:与华法林组相比,达比加群酯组因血栓引起的缺血性脑卒中减少20%,颅内出血发生率降低3倍,具有更低的死亡率(较华法林组减少14%),大出血以及急性心肌梗死发生率无差异。因此,美国FDA据此指出:“当依照指导使用时,达比加群酯可提供重要的健康获益。”

尽管国内目前缺乏类似的达比加群酯的真实世界抗凝效果研究,不过考虑到在临床试验中,对照组都是使用华法林控制良好的房颤患者,而结合华法林在国内仅1/5的使用率,可以想象在中国的患者中,华法林的真实抗凝效果不会太乐观。而达比加群酯无需监测、安全阈值高、抗凝效果确切,所以在真实世界应用中,中国患者的受益完全可以预期。

为此,由胡大一教授、马长生教授等国内知名心血管病专家于2014年初撰写发表了《达比加群酯用于非瓣膜病心房颤动患者卒中预防的临床应用建议》,提供了适合国情的实用临床指导方案,有助于医生及时、正确、规范使用达比加群酯,改善房颤患者的远期预后。《建议》6明确指出,达比加群酯可用于CHADS2评分≥1分的非瓣膜病房颤患者的卒中和全身性栓塞的预防。并引述RE-LY研究(该研究有541例患者来自中国)结果强调,达比加群酯较控制良好的华法林组相比,150毫克组的卒中/全身性栓塞风险显着降低35%,缺血性卒中、颅内出血和危及生命出血的风险也显着降低,大出血风险相当。

pradaxa达比加群酯—新型抗凝药已上市

房颤是成人最常见的心律失常之一:在整体人群中,大约有1%的人罹患房颤;而这一数字在80岁以上人群中可增至10%。虽然,大部分房颤患者可以正常生活和工作,甚至没有任何症状,但事实上,房颤会对人体产生一定危害,逐渐损害心脏功能,更严重的后果则是会引起脑中风。

遗憾的是,我国房颤患者进行抗凝治疗的比例很低,仅不到3%的房颤患者接受了维生素K拮抗剂类的抗凝药物(华法林)治疗,还有一部分患者使用疗效甚微的阿司匹林等抗血小板药物。传统抗凝药华法林被医生们称为最麻烦的药之一,这也是抗凝治疗遭冷遇的主要原因。然而,随着新一代抗凝药物达比加群酯的上市,长期以来房颤卒中抗凝治疗不足的现状有望得以突破。它克服了传统抗凝药物的诸多缺点,向诸多用药的条条框框说“不”,为房颤患者提供了安全、有效、便捷的新选择,是近50多年来心房颤动相关性卒中预防领域的重大飞跃。

传统抗凝药条条框框多,我国房颤患者抗凝治疗比例低

预防中风是房颤治疗方案中的第一要务。心房颤动引起的脑中风后果非常严重,半数患者可能在一年内死亡。脑中风还可能导致大脑皮质受损,从而引起失语症、严重的肢体无力、意识不清并卧床不起等,严重残疾比例增加近50%。

对于房颤患者来说,坚持抗凝治疗是预防和降低房颤相关中风发病率的关键,然而我国房颤患者接受抗凝治疗的比例低。我国房颤抗凝治疗开展不足的原因有多方面,有医患认知的误区,也有药物自身的问题:一是医患“谈出血而色变”,不能理性看待抗凝药物的出血风险;二是现有药物的局限性造成患者依从性不佳。

传统的口服抗凝药物华法林存在许多局限性,如起效慢,停药后,药物失效需要的时间长,不同的患者服药的剂量可能有很大差异且治疗效果无法预测,并且其抗凝作用易受多种食物和药物的影响,剂量少了就达不到预期效果,但如果剂量大了就容易造成出血,需要频繁监测凝血功能并及时调整药物剂量等等。

据美国健康日网站报道,加拿大麦吉尔大学肿瘤科博士劳伦特·阿祖莱及其团队研究了7万名患者的资料后发现,服用华法林抗凝治疗的患者,在最初的30天里,发生脑卒中的风险较不用药的患者增加70%,这无疑让本就对华法林风险担忧的患者更加惶恐不安。

新型抗凝治疗药物,让抗凝落到实处

如果说50年来,患者和医生对于华法林的诸多“短板”无可奈何,那么近年来新型口服抗凝药物达比加群酯的研发问世,将这些条条框框各个击破,在保证抗凝疗效的同时显著降低了出血风险。达比加群酯是首个获长期临床数据支持的新型口服抗凝药,它的问世是近50年来心房颤动相关性卒中防治领域的重大飞跃。

达比加群酯是直接凝血酶抑制剂,可提供有效的、可预测的、稳定的抗凝效果。它起效较快,口服后2小时即可发挥最大抗凝作用,半衰期12-17小时,每日2次用药,无需常规抗凝监测;同时与食物和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少,为广大房颤患者提供了更为有效、安全、方便的治疗选择。

除了更为优越的疗效之外,达比加群酯提供了150mg和110mg两种不同规格的剂型,可供患者灵活使用。其中达比加群酯150mg每日2次在预防卒中方面较华法林有显著优势,与控制良好的华法林相比,达比加群酯是目前唯一显著降低缺血性卒中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物,大出血发生风险与华法林相似。与此同时,达比加群酯110mg每日2次在卒中和全身性栓塞的预防方面则不劣于华法林,而大出血发生风险显著低于华法林。

达比加群酯目前已在全球100多个国家上市,已成为具有最丰富临床应用经验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物。3达比加群酯预防卒中的同时,打破了传统抗凝药物的条条框框,使房颤患者的中风预防和治疗,从原来的“可以有”的临床尴尬,转变为“必须有”的状况,这也使得达比加群酯成为新型口服抗凝药物中的领头羊。

 

达比加群酯适用症,数据更具说服力

真实世界数据印证达比加群酯RE-LY研究结果
我国是房颤大国,且患病人数日趋增加,房颤患者卒中总体发生风险是无房颤人群的5倍,如果不采取预防治疗措施,每20名房颤患者中每年就会有将近1人(5%)发生卒中,并且房颤导致的卒中具有高致残性、高致死性、高复发性的特点。房颤引发的卒中不仅威胁患者生命,而且会导致沉重的医疗负担。减少由于房颤引起的卒中的各种危害,必须从源头抓起,即对于有中、高卒中危险性的房颤患者开始抗凝治疗,这个观点已在国内和国际上形成共识,但我国房颤患者抗凝药的使用还不尽人意,许多面临卒中中危甚至高危的患者还在使用没有明确疗效的阿司匹林预防卒中,或者根本没有得到治疗。因此,强调预防房颤卒中治疗的重要性及优化相关治疗策略依然是目前的热点话题。

目前我国唯一拥有成年非瓣膜性房颤(NVAF)患者的卒中和全身性栓塞预防适应症的新型口服抗凝药是达比加群酯,该药也是全球范围内近50年来首个获准该适应症的新药,先后于2010年和2011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和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的批准,并于2013年正式进入我国。过去几十年中,在临床上常用的传统抗凝药是华法林,但华法林由于剂量个体差异大、存在较多的药物-药物和药物-食物的相互作用,患者需频繁去医院抽血监测,以调整剂量,非常不便,导致依从性很差,因而临床华法林的使用率很低。达比加群酯服用方便,一般情况下无需频繁监测,使患者更容易坚持治疗。达比加群酯的疗效和安全性不劣于甚至优于华法林,而且在亚洲人群中安全性更佳。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RE-LY研究(NVAF卒中预防研究)首次公布后5年来,多项亚组分析、系列研究和分析不断充实了达比加群酯的临床证据,同时来自真实世界的全球多项研究也在全方位印证、支持了RE-LY研究的结果,确立了对NVAF患者有效预防卒中的地位。

信心来源于证据:真实世界数据全面印证RE-LY研究结果
RE-LY?研究是全球第一个取得阳性结果的NVAF预后临床试验,RE-LY研究显示,RE-LY?研究证实达比加群酯是目前和华法林相比唯一显着降低缺血性卒中风险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物,达比加群酯150mg与控制良好的华法林相比:每日2次口服可显着降低卒中和全身性栓塞风险达35%,显着降低缺血性卒卒中险24%,血管性死亡、颅内出血、致死性出血风险也显着降低。达比加群酯110mg为出血风险高的特殊人群提供了一种更安全的选择,显着降低大出血事件的风险20%。血管性死亡、颅内出血、致死性出血风险也显着降低。继RE-LY之后的RELY-ABLE研究也显示:达比加群酯组的卒中与大出血发生率维持在低水平,与RE-LY研究期间的结果一致。RE-LY研究最初结果报告5年来,近30项RE-LY研究亚组分析结果不断被发表,丰富的证据进一步验证和拓展了达比加群酯的受益人群和应用范围,其中RE-LY亚洲亚组数据,显示了达比加群酯更为良好的安全性。

基于RE-LY研究的结果,达比加群酯相继通过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和欧洲药物管理局(EMA)的审批,成为继华法林之后NVAF患者预防卒中的新选择,欧美房颤指南均推荐达比加群酯用于NVAF患者的卒中预防。随着达比加群酯在全球各国陆续上市,治疗的患者逐渐增加,来自真实世界的数据不断发表,从不同方面印证了RE-LY研究的结果。英国全科医师研究数据库(GPRD)横断面分析结果印证了RE-LY研究的患者选择具有代表性;同时,来自美国FDA不良反应监测结果的风险/获益比数据支持RE-LY研究结论,FDA指出:真实临床实践中达比加群酯和华法林相关的出血发生率相当,认为达比加群酯具有良好的风险和获益比。另外,在以丹麦为代表的华法林使用较好的国家和以马来西亚为代表的华法林使用较差的国家均有回顾性队列研究印证了RE-LY研究结论,特别是马来西亚队列登记研究给出了使用达比加群酯治疗的患者中缺血性卒中发生率非常低
( 0例),不良事件和出血的发生率均非常低
(0.4%)的肯定结论。来自香港的回顾性研究结论也证实:达比加群酯的疗效和安全性与华法林相当,在没有监测达比加群酯血药浓度的前提下,并没有增加不良反应事件的发生。

来自真实世界的其他数据证实了达比加群酯符合患者需求,马来西亚队列登记研究还给出了一个有价值的结论,即患者意愿和便利性是换用达比加群酯的主要原因;台湾的药物经济学研究显示:达比加群酯成本效益更佳,显着减少房颤患者负担。

5年来,真实世界数据全面证实RE-LY研究患者选择有代表性、达比加群酯是预防非瓣膜性房颤卒中的全新选择,达比加群酯已在全球超过一百个国家和地区获得了上市批准,而且是唯一一个具有超过6年的长期数据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物。达比加群酯针对所有获得注册批准的适应证的临床应用经验已经超过三百万患者-年。

目前,达比加群酯是全球范围内和华法林相比唯一显着降低缺血性卒中风险的新型口服抗凝药物,
2012心房颤动抗凝治疗中国专家共识、2012
ESC房颤管理指南、2012年ACCP9房颤抗栓指南、2014AHA/ACC/HRS房颤管理指南均推荐达比加群酯用于非瓣膜性房颤卒中预防,达比加群酯在预防非瓣膜性房颤患者卒中方面地位稳固。

获益始于规范:规范用药使更多患者长久获益
在今年ESC年会还报道了RE-LY研究事后分析的患者肾功能方面最新数据。其结果表明,与华法林相比,接受达比加群酯治疗的NVAF患者的肾功能下降较轻。接受华法林治疗的NVAF患者肾脏功能恶化程度均高于达比加群酯150
mg bid和110 mg
bid组。糖尿病患者由于肾脏风险一般较高,尤其容易受到华法林的影响,其肾功能下降速度高于不合并糖尿病的NVAF患者。上述数据支持达比加群酯可以作为NVAF患者的一种良好的长期治疗选择,对于并发其他对肾功能有不利影响的疾病(如糖尿病)的NVAF患者以及维生素K拮抗剂(VKA)治疗控制不佳的患者来说,这项事后分析的结果可能具有特殊意义,因为达比加群酯长期治疗可为这些患者提供额外的获益。

所有抗凝治疗药物都存在出血风险,权衡卒中预防和减少出血风险一直是达比加群酯临床应用的要点,对RE-LY?研究数据的分析明确显示,为了降低患者的出血风险,患者的个体特征(如肾功能、年龄和体重)是最重要的剂量决定因素。医生依照核准的达比加群酯的产品说明对患者进行规范治疗是非常关键的,尤其是对于出血风险较高的老年人或肾功能受损患者,对于接受达比加群酯治疗的患者,应在治疗开始前评估肾功能,之后至少每年评估一次,在某些临床状况下,如怀疑肾功能降低或恶化时,可根据需要增加监测频率。

目前,有关达比加群酯的多项研究仍在进行中,不断充实着达比加群酯的应用证据。更大规模的GLORIATM-AF研究(房颤患者接受长期口服抗栓治疗的全球登记研究),第2阶段中期结果显示:世界各地区对预防房颤卒中的治疗模式差异较大,越来越多地区新型口服抗凝药的使用正在增加,华法林的使用也很广泛;然而部分面临卒中中等甚至高风险的患者,还在服用阿司匹林,或者不治疗,这种现象在亚洲和北美尤为普遍。数据显示:中国房颤抗凝治疗现状堪忧,表现在仅有2.7%的房颤患者在使用华法林进行抗凝治疗,这些患者中仅36%INR控制在2.0-3.0,达比加群酯的临床使用远没有达到预防卒中的需求。因此,在我国我们首先要强调的是对于所有面临卒中风险的患者开始口服抗凝药的治疗,在这基础之上,加强对出血风险的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