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达生发展历程

发现“达比加群”(当时称为化合物BIBR 953)的经过,由一组化学物质开始。该组化学物质的结构跟以“苯甲脒(benzamidine)”为基础的凝血酶抑制剂 α-NAPAP (N-alpha-(2-naphthylsulfonylglycyl)-4-amidinophenylalanine piperidide)类似。α-NAPAP自1980年代起已经是多种丝胺酸蛋白酶特别是抗凝血酶及胰蛋白酶的强效抑制剂,加入疏水侧链后,便成为可经口服吸收的前驱药BIBR 1048(也就是“达比加群酯”)。

医学界目前已完成多项国际性大型的第III期临床试验,研究证实“达比加群”的功效确比“华法林”(Warfarin)这种旧式薄血药优胜于以下的疾病症状﹕

1)心房颤动(Atrial Fibrillation, AF)引起的中风,

2)接受骨科手术后出现继发性静脉血栓(英文简称VTE);

3) 急性冠脉综合症。“达比加群”已用于预防病人因髋关节及膝关节等骨科手术后出现血栓阻塞血管﹔而对于患有心房颤动的病人,“达比加群”将会以预防中风药物上市,成为“华法林”50年来第一个对手,为医学界带来全新方向。

不过,医学评论员亦提醒业界必须采取谨慎的态度,不能掉以轻心。

美国科普杂志亦指出“达比加群”是2010年取得相当科技进展的全球十大科技之一。

在德国,“达比加群”的研究发明及发展更获2010年度创新科技大奖